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utomg"><acronym id="utomg"></acronym></button>

<dd id="utomg"></dd>
<button id="utomg"></button>
      1. <progress id="utomg"></progress>
        <tbody id="utomg"><track id="utomg"></track></tbody>
        <em id="utomg"><tr id="utomg"></tr></em>




        當前位置:網站首頁 > 中醫論壇 > 論壇

        中醫論壇 · Chinese Medicine Forum

        論壇在線留言

        >神經經絡療法結合手法治療椎間盤突出症40例 韋守源 盧聲聲

        作者:  2017-10-14 點擊:489

               【摘要】目的 分析神經經絡療法治療腰椎間盤突出症的療效。方法 對在迪拜採用神經經絡療法結合手法治療的40例腰椎間盤突出症患者療效進行分析。結果 經過1~9個月的隨訪,有效率達100%, 優良率達93.3%,無治療后反覆,無嚴重併發症。結論 每次治療前充分了解突出的椎間盤所造成的病理變化及併發症,合理的選取注射穴位。對於神經根損害征明顯及多次反覆的患者,並結合手法治療,中藥內服,理療 等輔助療法,以及正確的腰部功能鍛煉,在修復椎間盤突出造成的神經損傷上與其它療法相比有著不可比擬的優勢。

               【Abstract】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results of Meridian Therapy (MT) for lumbar disc Herniation (LDH). Methods 40 cases of LDH were treated with NMT. The history, age and curative effects were analyzed. Results 93% cases achieved excellent result by 1~5 months of follow-up inquiry . Conclusion  The NMT is a influencing curative effects

               【關鍵詞】神經經絡療法 腰椎間盤突出症 神經損傷 麝香提取液

               【Key words】Meridian Therapy (MT) Lumbar Disc Herniation(LDH) Nerve Injury  Musk Extract

               神經經絡療法是中國台湾中醫學院韋守源教授集合40餘年對中藥麝香的運用及中國傳統經絡學說 的研究成果而發展出來的新一代療法。自上個世紀六十年代開始在國內臨床廣泛應用於各種神經系統疾病,運動系統疾病,軟組織損傷的治療,具有操作簡便安全、 療效可靠、對脊柱結構和穩定性破壞少、無發症、恢復快的優點等優點,能夠迅速抗炎,消除水腫,緩解疼痛,並最終修復炎症造成的神經根損傷。自2005年在阿拉伯聯合大公國迪拜市台湾診所將該療法用於臨床治療腰椎間盤突出症以來,共收治各國40餘名患者,皆取得滿意療效。

               1. 一般資料

               1.1診斷標準[1]

               腿痛重於腰痛,且腿痛呈典型的坐骨神經分布區域疼痛。

               神經分布區域的相應皮膚感覺麻木。

               直腿抬高試驗叫正常減少50%,兼或健側腿試驗陽性,弓弦試驗即腘窩區域指壓脛神經能引起肢體遠近端的放射痛。

               出現兩種以上的神經損傷體征-肌肉萎縮,運動無力,感覺減退,反射減弱。

               與臨床一致的影像學檢查,包括椎管造影,CT, MRI等。

               1.2 研究對象

               40例腰椎間盤突出症中男22例,女18例,年齡26~62歲,病程3月~10年。部分病例 攝腰椎正側位片,骨盆平片,腰椎間盤CT掃描,部分行腰椎MRI檢查,並結合病史,臨床癥狀及體征確診為腰椎間盤突出症。其中,腰4、5椎間盤20例,腰 5骶1椎間盤11例。同時有兩個以上椎間盤突出19例,伴椎體滑脫1例。

               1.3 方法

               在臨床應用時可按九種方案實施:1 取督脈經穴,即脊髓神經根后支。2 取華佗夾脊穴;3 足太陽膀胱經背部臟腑腧穴;4 取足太陰脾經及任脈;5  足陽明胃經;6 取足少陽膽經; 7 取足三陰經; 8 取手三陰經; 9 取手足十二井。擇穴時可根據四個原則實行:以上帶下,以好帶壞,以近心端帶遠心端,以穴位帶神經點。方法:每次選四到七個穴位、神經點、扳機點,刺入2至 4cm,得氣后注入藥液。第一周每天一次,一周后每隔一天一次,21次為一個療程。每次注射后即予手法治療。手法治療包括①腰腿部經穴及肌肉放鬆法。②疊 指按壓揉撥華佗夾脊穴。③抬腰抖動及下肢搖伸法。④腰部牽拉側扳法。可視病情病程而定長短,直至癥狀消失或改善。每個療程可間隔一周。 

               2. 結果

               臨床療效評價標準:綜合MACNAB及WATTS標準制定。治癒(優良):癥狀消失或接近消 失,直腿抬高試驗>70°,能恢復原工作。顯著進步(有效):癥狀大部分消失,僅有輕度或偶有腰腿痛,但不影響工作和娛樂,直腿抬高試 驗>60°,可恢復工作。好轉(可):癥狀部分消失,直腿抬高試驗較治療前改善,由於持續或間歇的腰背部和(或)下肢癥狀,不能從事某些工作,娛樂 活動受限,但可從事較輕的工作。無效(差):癥狀無明顯減輕,不能工作或因為癥狀持續存在而需手術治療。 [4]。

               隨訪結果:均於治療后1~9個月進行隨診或電話隨訪,按照療效評定標準進行評定。結果:40例有效, 32例優良,1例差;有效率100%,優良率93.3%。

               典型病例1

               Heather Bruton, 女,英國籍人士,年齡36歲,已婚,在迪拜某一銀行擔任市場經理。於2006年2月14日因「腰部及雙腿劇痛反覆發作5年,加重10天」前來我診所就治。 患者在英國時就曾為腰腿痛四處求醫。雖經物理療法,局部封閉注射等治療后疼痛能得到暫時的緩解,但一經勞累或久坐后又即發作。3年前遷至迪拜后腰腿痛更是 頻頻發作,伴失眠,乏力,腹脹納差,下肢輕微水腫。就診十天前曾在別處行「物理療法」,具體不詳。術后腰腿疼痛加劇,並向雙腿後放射,以右腿為重。疼痛位 置固定,發作持續,無論坐、站、卧均存在,以至患者行走困難,徹夜難眠。此外,患者有頭暈頭痛,頸項僵硬疼痛的病史。遂來我處就治。未聞明顯外傷史及其他 既往病史。查體:神清,痛苦面容;T36.7, R20次/分, P 100次/分, BP 100/60 mmHg;發育正常,營養良好;頭顱五官端正,頸軟,氣管居中;心肺無異常;腹平軟,肝脾未及,腸鳴音存在。患者腰部活動受限。L4-L5棘突間壓痛 (++),雙腿放射痛(++),左右犁狀肌壓痛(++);直腿抬高試驗左20度,右10度,加強試驗陽性;雙側弓弦試驗陽性;淺表感覺正常,肌張力五級, 未見肌肉萎縮;膝腱及跟腱反射減弱,病理反射未引出;腰段X光片提示:腰椎生理弧度變直,L4-L5椎間隙變窄,L4、L5椎體前上緣唇樣增生。診 斷:L4/L5椎間盤突出症。治療:每次使用麝香注射液2支,每支2ml,從腰陽關、命門、關元、小腸、殷門、承扶、委中、崑崙諸穴中取3-5個穴位,得 氣后注入。經第一次治療後患者自覺有強烈的酸麻重脹感由腰骶傳至足踝,次日即感覺下肢疼痛大幅緩解;結合手法治療后經一周雖疼痛在夜間仍偶有反覆,但已可 自由站立行走;經21次治療后完全疼痛消失,直腿抬高左90,右70。電話隨訪5個月未見複發。

               典型病例2

               Adie Can, 男,土耳其籍人士,年齡44歲,已婚,在迪拜從商十餘年。於2006年1月26日因「腰痛九年,加重3日」就診。自訴三天前在負重物后腰部出現疼痛,並沿 左腿后側放射至小腿,伴左足趾麻木。久坐之後及排便咳嗽之後疼痛加重,夜間更是反覆發作,使患者難以入睡。並有下腹脹痛,納呆。經服「止痛藥」無效后前來 我診所就醫。患者曾出過車禍,具體時間不詳。既往有「左睾丸疼痛一年」的病史。查體:神清,痛苦面容;站立困難,脊柱向左側呈「S」形彎曲,腰部活動受 限。L4-L5棘突間壓痛(+++),雙腿放射痛(+),左閉孔神經壓痛(+);直腿抬高試驗左20度,右40度,加強試驗陽性;雙側弓弦試驗陽 性;L4-L5皮神經分布區感覺遲鈍,左腿肌張力四級,右腿肌張力五級,左臏上10厘米處直徑為43.5cm,右為47cm;膝腱及跟腱反射減弱,病理反 射未引出;腰段MRI提示:腰椎生理弧度變直,L4-L5椎間隙變窄,L4、L5椎體前上緣唇樣增生。診斷:L4/L5椎間盤突出症。診斷:L4/L5椎 間盤突出症。治療:仍從腰陽關、命門、關元、小腸、殷門、承扶、委中、崑崙諸穴中取3-5個穴位,得氣后注入。經第一次治療後患者自覺有強烈的酸麻重脹感 由腰骶傳至足踝;結合手法治療一周后雖疼痛在勞累后偶有反覆,但腰痛已緩解;經21次治療后完全疼痛消失,直腿抬高左70,右70。電話隨訪6個月未見復 發。

               典型病例3

               Mommud Abdul Majeed,男性,沙烏地阿拉伯籍人士,年43歲,為海灣地區貿易商。於2006年2月16日因「腰痛反覆發作數年,加重一個月」前來就診。其腰痛自一個 月前在無明顯誘因下逐漸加重,並向右下肢放射,且右小腿麻木,乏力。病者呈間歇性跛行,每走數百米其腰痛及小腿麻木就逐漸加重,並小腿后側觸電樣感需坐下 休息片刻方可起身。遂來我處就治。未聞明顯外傷史及其他既往病史。查體:脊柱向右側呈「S」形彎曲,腰部活動受限。L4-L5棘突間壓痛(++),雙腿放 射痛(++);直腿抬高試驗左20度,右40度,加強試驗陽性;雙側弓弦試驗陽性;L5、S1皮神經分布區感覺遲鈍,左腿肌張力四級,右腿肌張力二級,右 臏上10厘米處直徑為42cm,右為45cm;膝腱及跟腱反射減弱,病理反射未引出;腰段MRI提示:L4-L5椎間隙變窄,L4、L5椎體前上緣唇樣增 生。診斷:L4/L5椎間盤突出症。治療:結合手法治療一周后雖疼痛在勞累后偶有反覆,但腰痛已緩解;經21次治療后完全疼痛消失,直腿抬高左70,右 70。電話隨訪5個月未見複發。

               3. 討論

               1 發病機理

               1.1病例特點

               阿聯酋位於阿拉伯半島東南端,東與阿曼毗鄰,西與卡達接壤,南、西南、西北與沙特交界,北臨阿拉伯灣,與伊朗隔海相望。受印度洋氣候影響,夏季(4-10月)酷熱潮濕,氣溫高達45攝 氏度以上(最熱的7月份可達50攝氏度),濕度達100%。《黃帝內經》里指出:「傷於濕者,下先受之」,下,指人體下部。 意謂濕邪傷人往往從人體下部開始,這是因為濕邪的形成往往與地的濕氣上蒸有關。且濕邪重濁,粘膩停滯,一旦侵犯筋骨,病痛往往纏綿不去,反覆發作;暑為陽 邪,其性升散,耗氣傷津。經云:「邪之所湊,其氣必虛」,即人體正氣不足,易導致邪氣侵犯。前來就診的患者病程長,病情反覆,且多伴有身倦乏力,短氣懶 言,胃脹納呆,是與濕、暑這兩個獨特的地理環境特點密不可分的。

               1.2.腰椎間盤突出物所引起的一般病理改變

               腰椎間盤突出是在椎間盤退變的基礎上產生的,患者因各種誘因,如急性扭傷、慢性勞損、受涼等作用下,導致纖維環破裂,液體狀的髓核從破裂處溢出,沿椎間盤 與神經根之間的通道擴散,髓核的糖蛋白與β蛋白對神經根有強烈的化學刺激性,同時大量的組織胺釋放出來,產生化學性神經根炎。炎症時,多種化學媒質能使血 管對蛋白質的通透性升高,在神經內、外膜及神經根、椎竇神經中滲出大量炎性白蛋白,引起局部缺血與電解質紊亂,刺激神經根及椎竇神經,引起神經支配區的疼 痛[1]。疼痛使局部肌肉收縮,呈保護性的體位,出現腰椎側彎,使正常人體的生理性生物力學狀態改變,進一步出現疼痛、肌肉痙攣的惡性循環過程,因肌肉攣 縮可進一步出現腰椎小關節功能紊亂、椎管狹窄、骶髂關節功能紊亂等伴隨癥狀。

               1.3 腰椎間盤突出物所引起的神經損傷

               退變椎間盤及其周圍組織中許多物質都有致炎、致痛和神經損害作用,這些物質可直接或間接刺激和興奮脊神經根、脊神經節、脊神經根鞘、纖維環、后縱韌帶、小 關節囊等部位的C型或A&型神經纖維的傷害性感受器,引起腰痛或腿痛。而PLA2可通過直接的酶解作用導致神經元或雪旺氏細胞損傷。雪旺氏細胞上 有許多炎症介質的受體[4]。退變的椎間盤及其周圍炎症組織中的炎症介質可作用於這些受體,影響雪旺氏細胞的存活[5],或使雪旺氏細胞分泌其他與神經損 害有關的物質。

               炎症還可能通過影響血神經屏障或局部微循環而間接影響脊神經根和脊神經節。Olmarker等發現[6],自身髓核移植可使脊神經根局部血管的通透性顯著 增加。因此,水腫、缺血可能是炎症導致神經損害的又一重要途徑。炎症還可使SP、CGRP等在脊髓背角的釋放增加[7],降低二級感覺神經元膜電位,易化 對傷害性刺激的敏感性。

               炎症介質SP作用於DRG細胞可降低其細胞膜電位[2],使之對傷害性刺激更加敏感。臨床上LDH患者早期表現為患肢痛覺過敏,在晚期則表現為主觀的腰腿痛和客觀檢查痛覺減弱兩者同時存在,這可能是SP的興奮性毒性損害的表現。

               總之,炎症在LDH的神經損害中起了極其重要的作用,特別是在神經行為的改變中,作用更加重 要。但其作用機理非常複雜,免疫性炎症、神經源性炎症和非特異性炎症三者之間可能形成一個複雜的網路,相互影響,共同參與炎症的形成。這可能是部分LDH 患者手術效果不佳的原因之一。特別是在慢性期,LDH炎症的發展可能與傳統的炎症有不同的特點。

               2. 麝香提取液抗炎消腫,修復神經的作用

               本療法所採用的中藥麝香作為一種名貴的中藥材和高級香料,在我國已經有2000多年的歷 史。漢朝的《神農本草經》,明朝的《本草綱目》等諸多本草藥典均將麝香列為諸香之冠、《本草綱目》上有「芳香開竅,回蘇醒腦,鎮心安神,活血散結,鎮痙通 痹,消腫止痛」之功,《仁齋直指方》上其有「化陽通腠理,引葯透達」之功效,主治風痰、傷寒、暑濕、燥火、氣滯、瘡傷、等多種疾病。現代臨床藥理研究也證 明麝香有抗缺血缺氧,抗水腫及改善微循環的作用。其消炎作用極其顯著,勝於蘆丁的3倍,水楊酸的10倍,氫化皮質酮的20倍,且無任何毒副作用。可抑制炎 症時毛細血管通透性增加和白細胞遊走,減輕局部水腫,亦可抑制肉芽組織增生,還能通過抑制環氧化酶和脂氧化酶的活性,抑制前列腺素的合成,減少 SP,PLA2及白三烯B4等致炎物的產生。

                動物實驗證明,麝香有抗缺血缺氧,抗水腫及改善微循環的作用,可使離體蛙肌電增加3-5倍,使神經恢復支配功能。病理和組織學研究表明,麝香酮能提高神經 細胞內的CAMP含量,從而一方面促進神經細胞內糖原分解合成幾指脂核酸和留類化合物的代謝,這對於增加神經細胞的能量代謝有著重要的作用。因而可使缺血 造成的變性,萎縮神經細胞恢復活性;另一方面CAMP又是作為引發突觸后神經元效應的第二信使,與其他諸如去甲腎上腺素,多巴胺,5-羥色胺等神經介質共 同作用,恢復及增強突觸后的神經元傳遞功能,並與突觸后神經元細胞內的環磷酸腺苷及乙醯膽鹼的M受體CGMP保持平衡,從而維持神經系統的傳遞功能;還能 夠明顯縮小水腫區移行帶,使琥珀酸脫氫酶和酸性磷酸酶活性增加,從而有利於三級循環的進行和膜結構的穩定,並顯著減輕以毛細血管和星型膠質細胞為主的水 腫,減輕神經細胞損害。還可使血流加速流態變化及細胞聚集度改變,從而改善家兔軟腦膜急性循環障礙。

               3. 治療機理

               日本森秀太郎(1965)通過研究認為:在全身經絡穴位中,約有一百多個穴位下有神經束穿 行;許多經絡循行的路線與一根或幾根神經主幹及其主要分支的走向幾乎一致,尤其是肘關節以下的經絡。如手太陰肺經與臂外側神經,前臂外側神經一致,手少陰 心經與前臂內側皮神經,尺神經的走向幾乎一致。V. Wlang (1968)認為,針刺穴位時所產生的循經「得氣」感其實是在脊髓內進行的。本療法選取的穴位及注射點多是神經根,神經干,經絡交匯點,首取督脈。督脈為 手足三脈之會,總督諸陽,為陽脈之會,而且從解剖上來看,督脈循行路線和脊髓一致。通過脊髓影響神經中樞,再有中樞治療其下屬病變部位,為本療法的基本原理。

               3.1  修復神經根損害   人們常常把腰椎間盤突出症所出現的腰腿痛等神經損害歸為突出椎間盤的機械壓迫。但我們在所收治的患者中常常有這樣的問題:①輕度的椎間盤出可造成明顯的腰 腿痛,而重度的突出有時卻僅有輕度的臨床表現。②有時手術解除壓迫因素后,臨床癥狀無明顯改善,甚至反而加重。③採用抗炎治療可使許多患者的臨床癥狀明顯 緩解,但壓迫繼續存在。④部分沒有任何癥狀的成年人影象學檢查卻發現有明顯的椎間盤突出[1]。近年來研究表明,在麻木、根性疼痛等神經行為的改變中,炎 症引起的神經損傷起了更加重要的作用。本療法能夠提高神經細胞內的CAMP含量, 恢復及增強突觸后的神經元傳遞功能,從而使神經的正常功能得以修復,消除麻木和疼痛。

               3.2  消除無菌性炎症    機械壓迫、化學及自身免疫刺激所引起的無菌性炎症,是產生腰痛、腿痛的直接原因[7]。如何有效的消除無菌性炎症,是治療膨隆型腰椎間盤突出症的主要目 標。經絡療法將麝香提取液直接注射到病變椎旁間隙內,可使較高濃度的藥液直接作用於椎間關節、神經根,還可以經椎間孔進入側隱窩、硬膜外腔,作用於膨出的 椎間盤無菌性炎症區,因而獲良好治療效果。

               3.3  改善局部血運狀態    麝香提取物與手法治療共同作用,加快了局部血運,促進了新陳代謝的加速,帶來氧與營養物質,帶走致痛、致酸的代謝廢物,改善了局部代謝廢物致肌肉攣縮的惡 性循環[2]。局部肌肉的血運的改善,進一步改善椎管內血運狀態,促進曲張的動、靜脈叢的改善,進而又使炎性反應物吸收加快,水腫消退。

               3.4   配合手法治療改變神經根與突出髓核的位置關係、松解粘連、增加椎管容積   張顯崧等[4]通過MRI觀察手法治療前後的情況,板法類手法可使突出的髓核在椎管內一定的移位,改變了突出髓核與神經根的關係。另外牽引等手法可以拉 寬椎間隙,擴大椎管的容積,糾正腰椎小關節功能紊亂,減輕髓核對神經根的壓迫或刺激。

         

               4.與其它療法的比較


        比較項目

        常規開放性

        手術治療

         

        經皮穿刺腰椎間盤旋切抽吸術

        膠原酶

        溶解術

        椎間盤鏡

        微創治療

        人工椎間盤

        髓核植入術

        經皮椎間盤內醫用臭氧注射治療

        經絡療法結合手法治療

        傷口範圍

        開創、手術

        傷口7-8cm

        無創傷

        無創傷

        微創傷

        1-1.5cm

        開創、手術

        傷口7-8cm

        微創傷

        無創傷

        治療難度

        有難度,為傳統的治療方法

        容易,適於椎間盤膨出和並無鈣化者

        容易,適於椎間盤膨出和並無鈣化者

        容易,不同程度病情均適用

        有難度,適用於椎間盤完全破損患者

        容易,適用於椎間盤輕度或中度突出

        容易,適用於任何一型的椎間盤突出

        需住院時間

        10-20天

        3-7天

        住院3-5天

        7-12天

        10-20天

        1天

        無需

        突出的

        椎間盤髓核處理

        摘除病變椎間盤突出物

        以盤液壓為主,吸除部分髓核

        溶解突出的髓核

        乾淨徹底摘除髓核

        摘除椎間盤,植入人工髓核組織或完整椎間盤

        使髓核脫水萎縮、機械性減壓

        多可自行會納

        治后需

        絕對卧床時間

        24-48小時

        平卧1小時

        平卧

        3-6小時

        3-6小時

        可下地行走

        24-48小時

        4-6小時

        治癒后的複發率

        常見

        少見

        少見

        少見

        少見

        常見

        目前

        未見複發者

        治療后的併發症

        術中神經損傷

        偶有

        過敏反應

        偶有

        排異反應

        胸悶、呼吸困難、角膜刺激

        對神經根損傷的修復

        修復


         

         

         

         

               結論


               每次治療前充分了解突出的椎間盤所造成的病理變化及併發症,合理的選取注射穴位。對於神經根損害征明顯及多次反覆的患者,並結合手法治療,中藥內服,理療等輔助療法,以及正確的腰部功能鍛煉,在修復椎間盤突出造成的神經損傷上與其它療法相比有著不可比擬的優勢。

         

        5.  參考文獻

        1.腰椎間盤突出症

        2.董亦明,宋一同主編。軟組織損傷學。第一版,台湾:人民衛生出版社,1990,206-211。

        3.潘之清主編。實用脊柱病學。第一版,濟南:台湾科學技術出版社,1996,469-485。

        4.邵宣,許兢斌主編。實用頸腰背痛學。第一版,台湾,人民軍醫出版社。1992,9-21。

        5.宣蟄人主編。軟組織外科理論與實踐。第一版,台湾:人民軍醫出版社。1994,8-43。

        6.司軍強,李之望.P物質對大鼠DRG神經元胞體膜的作用.生物學報,1996,48(1):8-14

        7.趙定麟,主編.脊柱外科學.台湾:台湾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1996.537

        8.楊克勤,主編.脊柱疾患的臨床與研究[M].台湾:台湾出版社,1993.635.

        9.Olmarker K, Blomquist J, Stromberg J et al. Inflammatogenic prope rties of nucleus pulposus.Spine, 1995, 20 (6):665-669

        10.Kawakami M, Weinstein JN, Chatani KI et al. Experimental lum-bar radicaulopathy:Behavioral and histologc changes in a model of radicular pain after spinal nerve root irritation with chromic gut liga-tures in the rat.Spine, 1994, 19(156):1795-1802

        11.Watkins LR, Maier SF, Goehler LE. Immune activation: the role of pro-inflammatory cytokinss in inflammation, illness responses and patho logical pain states.Pain, 1995, 63:289-302

        12.Lee SC, Dickson DW, Bronsnan CF. Interleukin-1. nitric oxide and reactive astrocyte.Brain Behave Imnmune,1995,9 (4):345-354

        13.Whithe DM.Mechanism of prostaglandin E2-induced substance P release from cultured sensory neuros.Neurosci, 1996, 70 (2):561-565

        來源:韋守源 

        友情鏈接:

        @2016-2020版權所有 西安宏晟堂中醫藥研究院有限公司   備案號:陝ICP備17017658號

         電話:4000 120050    地址:西安市南二環東段323號 

        技術支持:兄弟網路
        Χ

        在線客服 Online Service

        <button id="utomg"><acronym id="utomg"></acronym></button>

        <dd id="utomg"></dd>
        <button id="utomg"></button>
            1. <progress id="utomg"></progress>
              <tbody id="utomg"><track id="utomg"></track></tbody>
              <em id="utomg"><tr id="utomg"></tr></em>